之前我是不喜欢辣椒的,一口下去,呛的人回不过气来。有一次,看《My girl》时,女A和男B在一起吃饭,女A拿着面前的辣椒一口咬下去,吃的很香,男B就忍不住也拿了一根辣椒,咬下去,才发现辣到心口里,辣的眼泪出来了,辣的心口都在痛。女A就说一句至今让我忘不掉的话,大意是:就像吃辣椒一样,辣或者不辣,别人是不知道的,你心里的痛,只有自己最清楚。那一刻,爱死了女主角,也不可救药的爱上了辣椒,虽然我几乎不吃。
但是我身边,却真真实实的存在着一个辣椒。一个让人爱的舍不得的辣椒
认识辣椒的时候,别人都是这样喊她的,至于为何,我却是不知道的。
那时她还是长发,只是对她印象并不深,只是一个宿舍。那时,我们住在学校的地下室里,晚上,冬天阴冷的要命,夏天,由于楼上多人的洗澡,我们地下室就成了水源的汇聚地,经常淌水走来走去,竟奇怪的是那样的日子并没有觉得有什么,还是一个劲的了呵呵的住在地下一层。最喜欢地下走道里面的那条黑漆漆的地下楼梯,就喜欢那一层,再往上就人多了明亮了,反而不喜欢。有时候走在地下的那个楼梯上,感觉进入了一个迷宫,绕来绕去,只是还没有找到迷宫的感觉,通道就结束了。
后来,跟辣椒慢慢熟悉了,春天和夏天也来临了,她剪了短发,顺顺的,那时候我开始喜欢上短发的女生了。再也没有人能够比得上阿静的短发好看。
我们一起去操场乒乓球求,她最擅长的就是反拍,那一拍的姿势,至今还在脑海里。我们通常在铃声快要响起的时候,或者校领导在操场上赶学生进教室的时候,急冲冲的冲进食堂那边,买一个馒头,加一个豆腐皮,都觉得格外好吃,那是最美味的午餐和晚餐。我们一起到操作跑步,她立志要减肥,我就陪着她去跑跑步,虽然没有坚持多久。但我我从没有觉得她胖,我反而喜欢她本身的状态,我觉得她是娇小可爱的女生,不必减肥就很好看。有什么可减的,只要一个女孩快快乐乐,有朋友,有幻想,就很好了,还不能再要求什么呢。年少时,就这样想,我们在一起就好了额,还管什么呢。她喜欢的那个男孩子,是个帅帅的安静的认真学习的人,我们常常感叹以后会遇不到他,觉得他那么勤奋,跟我们不是一个路上的。那个男孩子想去的地方的是东北,辣椒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特别喜欢东北额,我也是,深深的爱上了东北寒冷寂静的夜晚,虽然没有去过,却总是在心中一遍遍的幻想着东北的情景。直到现在,我们还是没有机会去一趟东北,这是第十个年头了,当初的梦想还没有实现。说好一起去东北的,还在等待中。
今晚给辣椒发信息的时候,阿静还说不敢看我的网站,说是回忆总是太伤感。是的,伤感总是回忆往事的基本情调。好像不伤感,就不像在回忆过去,可是,我还是选择回忆的,有伤感,更多的是对过去有过的时光的美好留恋,回忆往事,总会给我力量来面对现在。就像之前看到的一句话: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,每个人都要深情的活着。纵然时光难再续,只要心藏深情就好。
有时就很奇怪,我跟辣椒只是相识在一年级,那时对校园还不是那么的熟悉,真正熟悉的高二,我们不在一个班,反而比一年级时亲近多了。我经常去她教室里,蹭饭,或者说说话,坐一会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我们坐在操场国旗台下的台阶上,有大大的松树遮掩着,就坐在那里,看看折射进来的阳光,说说烦心事,发发呆,幻想一下。毕业后的那年,辣椒走了,我复读时,就经常一个人去那里坐着,逃一下,就坐着,想一想,看看操场上的人群,再慢慢踱回去教室。那一年,写了一整本的日记,回忆或者展望,相似的背影,相似的场景,总觉得像是电影回放了一边,只是本能的寄托罢了。好多人都不在了。
生日的时候,辣椒送我的钢笔,写了好几张信给我,她的字,完全跟老大的风格不一样。看她的字,就是个大气的孩子,潇洒的婉婉字迹。有时候心情不好,就拉她出去压马路。有着一模一样的天蓝色上衣,下面是普通的牛仔裤,白色球鞋,走在街上,甚至有人问我们是不是双胞胎。那件天蓝色衣服,依旧是我的最爱。那个衣服的质地,至今都没有遇到过,也许那就是青春,走过一场,不可能在接下来会重复,青春,从来都是独一无二,无可复制的。我们去照大头贴,笑盈盈的在一起,不去想明天会怎样,觉得毕业还很久,还有很多明天在一起,不知不觉,很快就各奔东西了,很难得见上一面。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特矫情,喜欢她喜欢的要命,有时候都觉得有点黏糊。好些年后谈的男朋友,老是问我辣椒哪里好,值得我这样想来想去的,我不想解释。后来分开了,我有点想对他说,辣椒从来不会说我朋友的不是,她认为我的朋友都是有值得欣赏的部分的,而你,很少懂得欣赏人。所以,我离不开辣椒,却能离开你。
那年的冬天,特别冷,雪下的特别大。天空很干净,让人忘不掉。期末考试的那天,还跟着老大说喝酒的事情,直到现在,还是没能和老大喝上一杯,百感醉中来。有时喝酒的时候还想着老大,想着那一场没有开始的酒会。考试之后,有着好好的寒假,多美好的假期。那天不知怎么了,也许是搭不到车,也许是一时起兴,我们决定走着回家。深一脚浅一脚,几十里的路,就在我们身后蔓延,路上遇到小杨,他在车里跟我们挥手。
那么长的路,漫天大雪,周围一片寂静,路上也是单一的风景,田地,孤孤单单的树木,我却没有感觉到孤单,没有感到厌倦,只知道,有辣椒在身边,放眼望去,大地上只有我们两个相依。相互跟着走这无尽的路途。这是人生最长的一次路程,最美的一个路程,以前没有,以后也不会有。
我们的人生,我们的过去,都印在岁月里,会褪去色彩,但是心念从不曾消失。偶尔遥望一眼,那个你我他,那个他们她们我们一直都在。
半路饿了,我们傻傻的在学校走的时候竟然木有想到吃东西,走的都要饿死了。好不容到了百里池,身上的钱只买了几个馒头,却啃得比任何时候都香。现在想想,两个小姑娘,在冰天雪地里,啃着馒头。还乐呵呵的场景,觉得温暖无比,即使遇到任何伤心,挫败,无力,哭不出来的时候,想到大雪里的相依相偎,就得给自己力量继续前行,冬天是个冷暖自知的季节,我却因为你一直温暖着。再也没有人能够如辣椒一般,如我一般如此深爱着寒冷荒凉的冬天和大雪。这世上,总有人,即使回忆时是伤感的,无可奈何的,或者幸福的,或者无法言喻的,而你却还是愿意一遍遍的回忆她,她的一切。只因那就是她,那就是她。
我说不出来有多爱你,但是你始终在那里,静静的守着属于我们的一角。你叛逆,你孤独,伤心,无奈,有心无力,面对生活,再挣扎,在微笑,你却还是那个辣椒,辣到心里,却是暖暖的,嘴角也是香香的。
夜深了,今天没有遵守约定早睡,那谁,我补个道歉。
只是亲爱的辣椒,你步入梦乡了吗?每个做梦的人都是最幸福的。


正文部分到此结束